名创优品入选国货创新力百强品牌榜

2021-12-29 13:33:28 文章来源:网络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郭秀娟)日前,“新国货 我们造”2021国货创新力盛典举办,名创优品荣膺国货创新力百强品牌,同时,名创优品×故宫宫廷文化推出的故宫2.0系列无火香薰,荣获国货创新力年度创意设计产品,成为国货崛起的品牌样本。

相关报告显示,国潮在过去10年关注度上**528%,近5年**品牌搜索热度占品牌总热度比从45%提升至75%。国货品牌崛起的背后,是文化**、品质提升以及**制造高质量发展的有力证明,国货创新力正在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驱动力。伴随着国潮消费市场的快速崛起,消费者的品牌偏好也正在转变,国潮经济正式迎来转型。

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总结了消费领域发展的新趋势。他认为,以兴趣消费为特征的第三次消费浪潮正在到来。**是**价比阶段,大概20多年前,内需大量释放,带来商品需求的快速成长,消费者考虑更多的是高**价比;第二是质价比阶段,在2010年前后,出现小米这样的品牌,兼具高品质和高**价比。第三是“兴趣消费”阶段,萌芽于这两年,年轻人开始愿意为情感价值买单。

据介绍,名创优品携手故宫宫廷文化顺势推出香薰1.0到2.0系列,上市后迅速掀起了一**“东方香薰”的新潮流。在孵化原创设计产品方面,名创优品成立自己的原创设计机构——MOD。此外,名创优品还与多个第三方设计师建立合作关系,持续输出“好看、好用、好玩”的原创**品。

来源:北京商报

**青年报客户端北京12月27日电(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秦珍子)26日,有媒体发布文章称,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使用的空调技术,可能造成了西安本轮新冠肺炎疫情“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”。西安长安大学、东莞大朗**初出现的病例,也许就是在西安机场使用洗手间时,被空气管道送来的微量病毒传染。对于这种说法,长期从事暖通领域研究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颖心称其“完全是外行人的臆测”。

“对于传染病防控来说,咸阳机场T3航站楼是比传统一次回风的中央空调系统更安全的方式,因为只有新风,没有回风。”朱颖心说。她是**建筑学会暖通空调分会理事、国际室内空气学会科学院会士兼热舒适技术委员会主席。她记得,文章发布的那天**,“业内人士都在批评。”

朱颖心在上述文章后的留言(受访者供图)

针对争议文章中指出的,“如果中央空调所有送风都是外界新风,那加热能耗会非常大。一般只会少量补入外界空气,以补充室内氧含量。大部分管道空气仍是使用室内空气进行保温循环”,朱颖心解释,传统的空调,靠大循环风送热风或冷风来控制室内温度,新风量并不大。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用的恰恰不是这个系统,而是完全没有循环风的地板辐射加新风系统——新风保障空气的卫生和湿度,地板辐射实现夏天降温、冬天供暖。

争议文章特别提到了西安咸阳机场空调使用的“下送风”技术,并称“就是这个下送风回风结构,**终造成了西安机场出现**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”。

朱颖心回应称,西安咸阳机场应用的空调系统是“温湿度独立控制系统”,温度靠地板供暖或地板降温来调节,风管从建筑外部抽入新风,再从高度一米左右的出风口送入建筑**,出风口设备高度大约相当于“人蹲在地上”。传统的“上送风”就是常见的远高于人们头顶的出风口,而下送风的出风口低于常人的身高,把新鲜空气送到人员逗留区,确保地面以上两米的空气温湿度适宜、干净卫生。需要防控传染病时,下送风由于不需要“循环”,反而更安全。

在一篇论文中,设计者展示的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下送风加地板辐射技术应用示意图。受访者供图

她介绍,机场航站楼**空间高大,低处有十几米高,高处有30米以上,只管人**所在的两米以下的空间“足够舒适和安全”,上面冷热不用管,这是它节能的原理。

也就是说,新风进入建筑**前,只需要控制温湿度和清洁度,“用地板来供暖、降温,要循环风来干吗?”

朱颖心补充,特别是在夏季,新风常常需要除湿,用到的过滤物质**括氯化锂溶液、氯化钙溶液等,“哪怕是外面的空气不干净,细菌和病毒也能被****”。

争议文章还提到,“中央空调、室内空气循环管道打通,导致原本位于国际北指廊一楼候车区域的病毒,被抽到了200多米外的二楼候机区域”“因为管道是高速封闭流体,相当于气动投毒”。长安大学一家四口,“父亲和外**使用了值机柜台附近的洗手间,于是被空气管道送来的病毒传染”。

“有工程师查看图纸发现,文章里说的200米,实际距离超过1000米。”朱颖心表示,航站楼空间巨大,做空调设计时,基本原则是区域分开,“避免一根绳上拴着所有蚂蚱”。以拥有3个航站楼的西安咸阳机场为例,可能需要几百上千个空调系统。无论传统的循环风系统还是新风系统,每一个空调系统负责的区域都是有限的。一般情况下,一个独立的空调系统**多负责1000平方米的范围,哪怕是循环风,也只会在这1000平米以内“转”,“根本不可能有空调系统把几百米外的国际区指廊空气抽到国内区”。

首先,如此长距离的空气循环需要超长的管道,这样的管道在火灾发生时,会让火和**会顺着管道扩散。这种突破“防火分区”的管道,设计上无法通过审验;其次,如果整个航站楼都用一个空调系统来送风,系统的风机扬程至少要几千帕斯卡(压强单位——记者注),风量可能要上**立方米,管道**得能开进汽车,噪声得惊天动地,“世界上还没有这么超级巨大的风机出世”。

朱颖心注意到,争议文章指出,机场新风管道内空气流速高,她表示,新风系统的主管路,空气流速不超过10米/秒,支管路只有2-3米/秒,“这个速度怎么能叫高速呢,速度真高起来噪音都吵**了,铁皮(管道金属外壳——记者注)得跟着哆嗦”。

那么,可能是机场卫生间的通风系统造成了病毒的传播吗?

朱颖心解释,公共建筑卫生间,一般是24小时排风,卫生间的门进风,排风口只负责出风。此时,卫生间会形成一个“负压”的环境,空气很难向门外流动。机场只要有乘客,卫生间一定是排风的,每一个卫生间被抽出的空气都会直接排放到室外,更不会循环到其他卫生间。就算带有病毒的空气从卫生间大门溜出去,也不可能冲到千米之外的其他卫生间里,“没有这个(空气)动力”。

“如果机场有问题,一定是人或物流原因,还没有查出来,绝不可能是空调系统的问题。”朱颖心确定地表示,“我担心那篇文章会误导流调工作,掩盖真正的原因。不能让这样一篇文章伤害整个行业。

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航站楼是国内**个应用溶液除湿下送风加地板辐射技术的民用机场航站楼。据朱颖心介绍,这项技术大约在十几年前出现,至今仍然代表行业的较高技术水平。此前,人们发现,在高大空间中,冬季空调使用“上送风”不合理,因为热空气会向上流动,底下还冷的;夏天,人员活动区以上的区域气温也会比人员活动区的气温低,所以才改进为下送风,“是行业里公认的好的创新成果”。

朱颖心给**授课会结合工程案例,“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”的空调系统是她的清华同事参与设计的,也是她在课程中常常提到的“成功案例”。清华大学“节能楼”里,因为“实验”目的,很早就试用了这项技术。

然而,据朱颖心了解,那篇争议文章刊发后,不少在建机场的业主开始质疑这项技术,“本来打算用,现在重新咨询专家”。

“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系统,也按照规范设计、安装,结果因为这个引发误解和质疑,太不应该了。”

朱颖心梳理**的“空调”发展史时表示,从前的空调,夏天够冷,冬天够热就行,近年来,无论是工业还是民用的空调系统,都越来越“讲究”。恒温恒湿有问题,空气质量不好也有问题,这些问题在科学技术层面要一步步解决。

2003年SARS病毒的传播让人们意识到,建筑内空气循环可能导致病毒扩散,在传染病防控环境中,要尽量开全新风。实现这种“不回流”的功能,即使是传统的使用回风的空调系统也可以做到,让回流变成直流,虽然能耗会增加,但比较安全。此外,在空调系统内加装效率较高的过滤器也可以保障安全。

朱颖心又举例,在设计**院的空调系统时,病房内会使用风机盘管加新风系统,风机盘管里有换热器,让空气在独立的空间里循环打转,加上新风送风,“**不会用一次回风系统,把所有病房串在一起”,避免和其他病房交叉感染。

“你家用地热采暖,单独装了个新风,空气怎么会跑到邻居家呢?”她打比方说,“同理,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每个独立的空调系统也一样,只有新风,没有回风。即便是采用回风式空调系统的T1、T2航站楼,也不会出现病毒通过空调系统在不同区域间传播的情况。”

(原标题“西安机场空调传播病毒?”清华教授反驳)

上一篇:山西*2021年第三季度消费投诉量111件 同比增长37.04%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绍兴生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